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大发龙虎大战

古籍整理之影印出版刍议

战葆红
内容提要 本文结合编辑出版古籍影印图书的工作实践,介绍了该类图书出版过程中的主要工作流程、经验,以及应该注意的一些常见问题。包括:如何发现文献的出版价值、如何挖掘优秀的选题;如何通过对文献的编辑整理保证图书的学术价值;如何通过技术手段保持古籍的原貌,提高图书的品质等。

  中国的古籍数量繁多,内容广泛。将古籍加以整理出版,是出版人十分重要的工作。 

    

  古籍整理工作不仅是对中国古代书籍进行审定、校勘、注释等,还包含今译、选注、汇编、辑佚、影印等。其中影印出版是古籍整理工作中最基础和极重要的一项工作。如此意义重大的工作,想做好并不容易。笔者多年来从事古籍整理出版工作,近年来更有多套大型古籍丛刊获得国家古籍出版专项资金资助。下面笔者就结合工作实践,谈谈多年来编辑出版古籍影印图书的一些体会,主要是在编辑出版的各个环节的一些经验和需要注意的一些常见问题。 

    

  一、开阔思路,挖掘选题 

  出版工作的第一个环节就是确立选题。通常,影印古籍类出版选题的选择方向主要有以下几类: 

    

  一是古籍中的善本、孤本、稀见本。其目的主要是保存版本,使一些不可多得的宋、元本古籍和明清刊善本得以保留并流传。其中散失在国外的古籍资料更为重要。 

    

  二是一些常用书、必备书。这些经过古籍界多年的努力,已经出版了不少,如《十三经注疏》《二十五史》《康熙字典》等。 

    

  以上两类古籍的选题比较容易确立,编辑只要能找到底本,比较好操作。本文主要就下面两类图书选题的深入挖掘,结合工作实践谈点体会。 

    

  一是确立相关专题,将前世散见众书的资料,条分缕析,汇于一编出版,以便于学界查考研究。 

    

  比如笔者编辑的《新编太学文献大成》就是这样的一部图书。自古及清末,太学的资料甚多,《二十四史》《文献通考》《历代职官表》等皆有记载。明清两朝,则出版了《皇明太学志》《国子监志》等专志,可惜的是,这些资料后世鲜见梓行,存世原刊本,已属极为罕见的珍稀善本,世人难得一见。该书辑录了《钦定国子监志》《钦定国子监则例》《国学礼乐录》《学部官制并改设国子监官缺章程》《皇明太学志》《庙学典礼》《国学事迹》《续南雍志》《頖宫礼乐全书》《太学坊表》等资料,向读者展示了一部太学史,即一部自上古三代至清的高等教育史。这个选题对中国古代文化史、教育史,以及国家教育政策的研究,皆有裨益。 

    

  又如笔者出版的《诗经要籍集成》。《诗经》著述浩如烟海,有些古籍分散存藏在各地和境外,研究者难窥全貌。该书收集了汉至民初有代表性的《诗经》要籍,并于每书附有撰写的提要,后又编辑出版了《诗经要籍集成二编》,以上两书基本收尽历代诗经学的重要著作,在学界获得了好评。 

    

  这些古籍文献本来就存在,那么编辑为什么还要冥思苦想一个选题,不辞辛苦地将它们辑录在一起,核对底本,校对原稿,设计封面,花费资金出版呢?主要的目的就是要把这些有价值的资料、文献汇集起来,一来可以免去学者四处查找资料之苦,这些资料如果不汇集起来出版,囿于文献存于各处,或者善本不便借阅等原因,一般学者很难见到这些文献。二来通过辑录出版,对相关资料文献进行梳理,使之成为深入研究的基石。举例来说,诗经学中的二《南》问题,从民国初年的大师章太炎、梁启超的研究,到曾任中国科学院院长郭沫若组织的“南”是乐器的大讨论,多年来一直存疑,其实他们的争论,清人有两本书早就考证论说清楚,但因为这些书并非是一代名著,或者是稿本、抄本,大师们、学者们未曾看到,仍去重蹈古人已经探索明白的路,其探索成就尚不及古人。这就是这类图书出版的价值所在。中国的古籍文献是一个巨大的宝库,抓住一个主题不论是按照横向发展,抑或纵向发展的方向,都可能挖掘出一个好的选题。 

    

  二是一些机构或藏书家所藏的珍贵文献资料,其特点是这些藏书早就蜚声中外,有许多珍本、孤本,由于种种原因一直难窥全貌,这无疑是学界的一大憾事。 

    

  比如笔者出版的《傅惜华藏珍本丛刊》工程就是这类选题中的精品。傅惜华,著名戏曲曲艺研究专家及藏书家。其在戏曲、小说、曲艺等领域的藏品数量之大、种类之全、精品之多,极其罕见,是研究戏曲史、戏曲表导演、戏曲音乐的珍贵文献资料库。我们挖掘出版了《傅惜华藏古本戏曲珍本丛刊》《傅惜华藏曲谱身段谱丛刊》《傅惜华藏小说珍本丛刊》。其中有关曲谱身段谱的出版,为读者提供了大量曲谱和身段谱珍本秘籍的原貌,可以让资料极少、濒临危殆的曲谱绝学得以复苏;同时也为昆曲舞台演出提供了众多可资借鉴的范本,有经验的演员持有这种曲本,很快就能排演登场。因此,对昆曲的保护传承、推陈出新具有重要的意义。 

    

  类似的选题还有笔者所在的学苑出版社出版的《清车王府藏曲本》和即将出版的《未刊〈清车王府藏曲本〉》。《清车王府藏曲本》是清代北京车王府所藏的戏曲、曲艺手抄本的总称,是一部卷帙浩繁的戏曲、曲艺巨制。该书的出版对学者、研究者研究、利用曲本,提供了更翔实、原始的文献资料。 

    

  这类图书选题出版的价值在于通过编辑的努力,这些努力包括找寻到相关文献、组织专家整理、落实资金,最终使这些稀见资料面世。往往能填补文献空白,对学术研究起着不可低估的推动作用。 

    

  二、选择好的底本,提高图书的出版价值 

  确立选题之后,为了保证图书的品质和价值,在影印整理之前都必须选择好的底本,底本要尽量选择善本。何为善本?这是一个自宋代开始一直探讨至今的话题。历代学者对此都有自己的标准。清人张之洞曾经说过:“善本之义有三:一、足本,二、精本,三、旧本。”时值今日,版本学家提出了划分善本标准的“三性”原则———历史文献性、学术资料性、艺术代表性。凡具备这“三性”,或虽不全备其中之一二又流传较少者,均可视为善本,有价值的底本。 

    

  选择好底本需要编辑有一定的目录学和版本学的功底,在具体的操作过程中要善于利用工具书,同时要多征求专家的意见。 

    

  三、谨慎处理编辑过程中的常见问题 

  古籍图书版本繁杂,在编辑过程中,会出现各式各样的特殊情况,很难硬性执行现在的编辑规范,需要在变通的基础上,符合现代的编辑要求。这个度如何掌握,要根据具体的书稿情况,灵活处理。现以《傅惜华藏曲谱身段谱丛刊》(该书是“十二五”国家重点图书出版规划项目、国家古籍整理出版专项经费资助项目)为例,就编辑古籍图书工作中遇到的常见问题,在此进行讨论。 

    

  1. 如何确定古籍的书名 

  该书是一套100册的大型丛刊,需要多方人员参与,在整理之初,就制订了整理、扫描、编写提要的工作指导原则。然而拿到稿件后发现,扫描文件目录与原书名、提要书名不统一。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一是因为扫描的人与撰写提要的不是同一人。如原扫描目录《曲谱五种》,应改为《曲谱六种》,二是有个别书,原书名无“曲谱”“身段谱”“身工谱”“全谱”等字样。 

    

  关于确定书名的原则,原来的凡例中规定:“书名一般以卷端题署著录,卷端残缺以封面或版心等为依据著录。”然而书中存在的这些无卷端、无封面、无版心的书,如何确定书名? 

    

  经与主编、相关专家反复协商讨论,确定如下原则并将凡例做出修改:“书名一般以卷端题署著录,卷端残缺或其所题不足以代表全书内容的,以封面或函套书签、版心题署著录,以上均残以前人编目及书中内容为依据著录。为统一体例,部分书名可酌情对原书所题顺序加以调整,或据其内容,加‘曲谱’或‘身段谱(身工谱)’等字,并对原题错讹或表述不清处加以改正。如封面原题:‘花报瑶台南柯梦’,现书名作《南柯梦花报瑶台曲谱》;封面原题:‘养子身断曲谱’,现书名作《养子身工谱》。” 

    

  这样做是兼顾了原文献的内容和新书的体例统一。 

    

  2. 简繁体字如何统一 

  因书名中有简体字也有繁体字,为统一全书又不破坏文意的理解,按下列原则处理,并在凡例中说明。《傅惜华藏曲谱身段谱丛刊》的《凡例》中规定:“尽量使用简化字,在可能产生歧义时,酌用繁体字或异体字。”所以全书一般使用简体字,但对专有名词或人名等,就用繁体字,如“昇平署”,已约定俗成,故不写作“升平署”(新近出版的《中国京剧百科全书》便是这样处理的);梅巧玲的“景龢堂”不能写作“景和堂”,否则,连京剧界人士都不知道“景和堂”是谁家的堂名了。但书名若均统一为繁体字,提要是简体字,全书就不统一了。还是遵照《凡例》所说,“尽量使用简化字”为好。 

    

  3. 大型丛刊如何分册 

  在排版时,由于分册原因,有时会将某种文献拆分为两部分,但这样会影响文献的完整性。《傅惜华藏曲谱身段谱丛刊》为了保持单种书在排版分册时的完整,且不违背凡例中规定的“以原始作者的生活时代或创作时代排序”的要求,分册时作了灵活处理。尽量坚持凡例的原则,有的作了微处理。如原顺序为:《昆曲曲谱清昇平署抄本》488页、《乾隆抄本曲谱十种》142,如按此顺序,这一册书页数过多,于是将《乾隆抄本曲谱十种》调到《昆曲曲谱清昇平署抄本》之前,让《昆曲曲谱清昇平署抄本》单独成册,既照顾到文献的完整性,也兼顾到每册图书页数大体平衡,有利于后来图书的设计和装订。 

    

  4. 排版时的技术处理应细致恰当 

  由于古书流传时间久,加之存在保存不当等原因,古籍图书常会出现残缺、漫漶等情况,影印出版时要做仔细的处理,可以在底本之外选择一种好的本子,做配补或抄补。一般谨慎做描修,以免古书失真或出现差错。原则上不做加工,保持古书的原风貌。 

    

  在排版中要注意,修图、切割书影时要在保持原书影不丢失信息的前提下,尽量清晰。最好采用中式右翻的版式,使图书还存有古书的风韵。 

    

  5. 如何选择影印书的版式 

  一般来说,影印书的版式有三种,一是采用线装形式,原大影印,尽量保存古书原貌,在保存文献价值的同时,彰显中国古书特有的韵味。二是做成精装书,或按照原书大小,或照原书放大或缩小,这种情况,应在凡例或出版说明提要中,表明原书尺寸。三是用拼贴缩小的办法,采取16开本,分三栏或四栏。采用哪种版式应该根据文献的情况,包括底本的品相、字体大小,以及图书的体量、价格、市场等多方因素综合考虑。 

    

  6. 如何善用前言、凡例、出版说明、后记、索引 

  整理古籍影印出版,选用底本,整理方法,编排原则、体例等,可以利用这些文字给予读者交代。让读者对本书的价值、内容有个大致的了解。由整理者、主编撰写的,应该署他们的名字。由责任编辑编写的出版说明,一般署出版社的名字;由个人署名的代表个人的学术见解,文责自负,由出版社署名的一般仅站在客观立场上,对图书的体例、版本、编排做介绍。 

    

  古籍影印出版,不仅能汇集大量珍贵的历史文献资料,挖掘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精华,同时也是存亡继绝的一项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工作。其中,编辑的工作虽然是默默无闻的,但同时责任也是重大的,肩负着传承文明、传播文化的重担,我们应该尽最大的努力,编辑出版高质量的古籍图书,不负我们的时代,不负我们的职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