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大发龙虎大战

元西域文家散文的文献考察及整体风貌

王树林
内容提要 元西域文家的散文创作是元代具有特征性的文学现象之一。西域文家散文文献大多散佚,文集只有马祖常、余阙二家传世,《全元文》虽各有辑佚,但遗漏尚见。其散文整体风貌体现在三个方面:稽古穷经,一根于儒,又释道兼收并蓄;质朴平实,不尚虚华,又感情真挚动人;慷慨多气,豪迈雄浑,多体现西北民族性生格。

  元西域文家的散文创作是元代具有特征性文学现象之一。陈垣《元西域人华化考》云:“畏吾儿、突厥、波斯、大食、叙利亚等国本有文字,本有宗教,畏吾儿外,西亚诸国去中国尤远,非东南诸国比。然一旦入居华地,亦改从华俗,且于文章学术有声焉。是真前此所未闻而为元所独也。”①此言颇能说明元西域文人“文章学术”在元代文化史、文学史上的重要价值。西域诗人的群体研究有杨镰《元西域诗人群体研究》专著,个例研究,近年亦见文章问世;而文家的专门研究,特别是群体研究,学人涉猎甚少。本文就西域文家之散文文献及散文整体风貌作具体讨论。 

  西域文家散文文献考察 

  陈垣在《元西域人华化考·文学篇》之四《西域之中国文家》谈到西域文家研究之难时指出:“考元西域文家,比考元西域诗家其难数倍,因元西域人专集其传者类皆有诗无文,而元诗总集今传者尚众,如《元风雅》、《草堂雅集》、《大雅集》、《乾坤清气集》、《元音》、《元诗体要》等,皆元末明初人选本。复有陈焯《宋元诗会》、顾嗣立《元诗选》、《康熙御选元诗》等集其大成,一展卷而西域诗人悉备。至于西域人专集之诗文并传者,今只有马祖常、余阙二家。元文总集只有《天下同文集》及《元文类》。《同文集》限于大德以前,西域人作品无有。《元文类》诗有五家,文有马祖常、赵世延二家,赵世延只有《南唐书序》一首。”②正如所说,对元西域人散文文献的考察确实不易。陈垣考西域文家仅得八人:赵世延、马祖常、余阙、孟昉、贯云石、赡思、亦祖丁、察罕。除马祖常、余阙二人有文集传世外,其他文人文章皆已散佚。陈垣从石刻、方志文献中略考其存世文章篇目,《全元文》就其各家散佚文章做了初步辑佚,但漏辑尚见。马祖常《石田先生文集》及散佚文章,笔者已有专述③;余阙《青阳集》之版本源流得失,笔者在《金元诗文与文献研究》中亦有详考④,此不赘述。仅将察罕、赵世延、赡思、贯云石、孟昉五家可以以文名家者之文章,略考如下: 

  ()察罕文:察罕号称“博学”,尝译《贞观政要》《帝范》《圣武开天纪》,并著《历代帝王纪年纂要》诸书;与当时文人如程钜夫、袁桷、徐明善等皆有文字交往,文章一定不少,但陈垣考其文仅得《安南志略序》一篇。今《全元文》除收《安南志略序》外另补辑2篇。一篇为《涑水东镇创建景福院记》,此篇辑自清光绪二十七年《山右石刻丛编》三七,并有删节。另一篇为《林县宝严寺圣旨碑》,此篇辑自《元代白话碑集录》⑤。故今察罕存文仅此3篇。 

  ()赵世延文:陈垣考赵世延文共计11篇,分别是《南唐书序》《茅山志序》《天禧寺碑》《灵谷寺钟铭》《钟山崇禧万寿寺碑》《加封圣号诏碑》《重阳宫敕藏御服碑》《东岳庙昭德殿碑》《白云崇福观碑》《任城郡公札思忽儿锝墓碣》《御史台题名记》(有删节)。据笔者考察,其中《钟山崇禧万寿寺碑》《白云崇福观碑》《任城郡公札思忽儿锝墓碣》有目无文。《全元文》所收赵世延文17篇,其中《茅山志序》《南唐书序》《灵谷寺钟铭》《昭德殿碑记》《藏御服碑》5篇与陈垣所考重,另12篇为所增益,分别为《净明忠孝全书序》《程氏读书分年日程序》《经世大典序录》《治典总序》《赋典总序》《礼典总序》《政典总序》《宪典总序》《工典总序》《孔庙加封碑跋》《读书崖记》《太华山佛严寺无照玄鉴行业记》。《全元文》所收与陈垣所考文相较,除去相同篇目及有目无篇之文外,陈垣考得之文尚有3篇为《全元文》漏收。今于二家书外,另辑补其遗文2篇:明赵琦美编《赵氏铁网珊瑚》十五赵世延《崇真宫上清像赞》、明郁逢庆编《书画题跋记》二赵世延《唐榻化度寺邕禅师塔铭跋》。由以上考订,赵世延存世文今可见者共22篇。 

  ()赡思文:赡思一生著述甚丰,有《四书阙疑》《五经思问》《奇偶阴阳消息图》《老庄精诣》《镇阳风土记》《续东阳志》《重订河防通议》《西国图经》《西域异人传》《金哀宗记》《正大诸臣列传》《审听要诀》及文集三十卷,惜其著述多已散佚。据陈垣考定:“今存者只《河防通议》二卷,辑于《永乐大典》,余皆不可得见。”⑥陈垣辑赡思文得5篇,分别是《加号大成诏书碑阴记》《哈珊神道碑》《善众寺创建方丈记》《龙兴寺钞主通照大师碑》《龙兴寺住持佛光弘教大师碑》。其中《加号大成诏书碑阴记》仅有目无文。今《全元文》收赡思文4篇,其中《大善众寺创建方丈记》与陈垣考得《善众寺创建方丈记》重,其余3篇为《宝庆四明志重刻序》《元甘肃等处行中书省平章政事荣禄大夫公神道碑》《河防通议序》,《全元文》漏收3篇。综合陈垣考定及《全元文》收录,赡思今存文共7篇。 

  ()贯云石文:《元史·小云石海牙传》记载贯云石“有文集若干卷、《直解孝经》一卷行于世”⑦,然皆散佚。程钜夫《雪楼集》中《跋酸斋诗文》提到其《洪弟之永州序》文“恳款教告”⑧,今亦不可得见。陈垣考其文仅得《阳春白雪集序》一篇而已。《全元文》收贯云石文5篇,除《阳春白雪集序》外,另辑得文章4篇:《孝经直解序》《今乐府序》《夏氏义塾记》《万寿讲寺记》。贯云石存文5篇。 

  ()孟昉文:孟昉为元后期散文名家,有《孟待制文集》《千倾堂书目》著录,已散佚。今仅见傅若金《孟天伟文稿序》(《全元文》第49)⑨、宋褧《跋孟天暐拟古卷后》(《全元文》第39)、苏天爵《题孟天暐拟古文后》(《全元文》第40)、余阙《题孟天暐拟古文后》(《全元文》第49)、程文《孟君文集序》(《全元文》第31)、陈基《孟待制文集序》(《全元文》第50)、刘尚宾《书孟左司文集后》⑩等诸序跋。《全元文》未收孟昉文章。陈垣考孟昉文云:“孟昉文不多见,《元诗选》癸之辛有《十二月乐词》并序一篇,《两浙金石志》(十八)有《杭州路重建庙学记》一篇。”(11)按《杭州路重建庙学记》文,另见于清初倪涛撰《六艺之一录》卷一一一(12),可补《全元文》之缺。由此可见,今孟昉存世之文仅见2篇而已。 

  另,考《全元文》,畏兀儿人廉希宪有文3篇,回回人萨都剌有文9篇,葛逻禄氏迺贤有文5篇,康里巎巎有文12篇,其他西域人有文存世者尚有二十余人。这些人或以政显,或以诗著,或以书画名家,可不必以文家目之。 

  西域文家散文整体风貌——以马祖常、余阙为例 

  通过对西域文家的散文文献考察,发现大部分西域文家的散文已经散佚,西域文家有文集传世者仅马祖常、余阙而已。《四库全书总目·〈石田集〉提要》评价马祖常:“大德、延祐以后,为元文之极盛,而主持风气,则祖常等数人为之巨擘。”(13)由此可见,马祖常是西域文家前期的佼佼者。余阙死于元末战乱,《四库全书总目·〈青阳集〉提要》谓其“集中所著,皆有关当世安危”。(14)他的散文很大程度上反映了元末文风。今以二家散文为例,就其民族特质及整体风貌略作探讨。 

  ()稽古穷经,一根于儒,又释道兼收并蓄。西域文家皆具深厚的中国传统文化功底,他们言事为文,往往稽古穷经,引类比附,丝毫不弱于中土汉儒。胡助《挽马伯庸中丞》诗盛赞马祖常:“稽古陈三策,穷源贯六经。文章宗馆阁,礼乐著朝廷。”(15)苏天爵《元故资德大中大夫……魏郡马文贞公墓志铭》中记载:“公每进说,必以祖宗故实、经史大谊切于时政者为上陈之,冀有所感悟焉。”(16)石田先生文集·请慎简宫寮疏》一文论慎选太子近侍的重要性,引《新唐书·元稹传》语,以西周成王为例,据史引经,阐明事理。《建白一十五事》开篇即稽古陈事,阐明言事官之重要职责:“古者建立言事之官,非徒擿拾百官短长,照刷诸司文案,盖亦拾遗补阙,振举纲维,上有关于社稷,下有系乎民人。”(17)自己以古言事官自任,进言一十五事。余阙在《青阳先生文集》(18)的《送月彦明经历赴行都水监序》一文中论及“河患”一事,历数前代治河历史:从大禹治河,到周定王时大河南徙;再由汉初河患,到汉人马颊治河;再从北宋道失,到今日河患,提出“而治河者不以禹之所治治之”而导致“河患”为其原因。虽为纸上谈兵,但稽古引类,排闼而下,理直气壮,甚见壮观。余阙《元统癸酉廷对策》一文,“稽天地之理,验之往古”,历数往代统治者保天下之成败教训,告诫当今圣上应施仁政以保天下。这类散文与中土儒士政治家的文章一样,稽古穷经,引类比附,给人以雄浑大气之感。 

  西域文家们大都精研儒经,笃行儒道,以儒自居。为文往往以经明理,具有浓重的儒家情怀。《元史·赵世延传》说赵世延“为文章波澜浩瀚,一根于理”(19)。史家所说的“理”,即为儒家经典中行道、致君、泽民、修身之理,也即儒家的治世观、伦理观、道德观。《元史》本传谓马祖常被文宗皇帝叹赏为“中原硕儒”。他的表笺、章疏类文章皆能体现这一特点;就是一些序跋、题记之文无不蕴含着儒学辉光。于阗人李公敏,“能尊孔子之教而变其俗,其学日肆以衍,浸渍乎六经,汪https://img.ipub.exuezhe.com/jpg/J2/2016/J2AA303.jpg岁乎百家,蔚然而为儒者。流离困苦,益自刻厉,教授于青齐之间,赖公卿大夫知其贤名,荐牍交上,用是乃起家而入官焉”。之官之日,马祖常为序以赠之。(20)《送高富卿学正归滑州序》中对“諈诿以为辞,骫骳以为学,利于时而踬于道,贱己而贵物”“寡默以为廉,龊龊以为恭”的社会现象痛加挞伐,而对高富卿在光州为学正期间能“服孔氏之言”,“不踬于道,不贱乎己,使其在孔子之世,则有颜渊、闵子者为之依归而取正焉,斯能入善人之域”,则大加赞扬。为卢龙王义甫作《愿学斋记》,因义甫“当世教化方兴,特立于圣贤之乡,而为天子之郎官,有名于朝”“犹名室曰愿学”“古有云,非曰能之,愿学焉。非敢谓乃所愿,则学孔子也”,马祖常欣然为其书斋作记。 

  余阙也是如此。戴良在《余豳公手帖后题》中评价余阙:“公学问该博,汪洋无涯,其证据今古,出入经史百子,亹亹若珠比鳞列。”(21)《元统癸酉廷对策》是余阙中进士时廷试的文章,也是他出仕的第一篇治世策论。开篇引《尚书·泰誓》以立论:“君天下者,凡以仁而已。”“臣谨稽天地之理,验之往古,则仁之为道。”“祖宗以之而创业,后圣以之而守成,其理可谓至要。”“是仁者,人君临下之大本也。”接下来文章从五个方面,分别论述了什么是仁政,为什么行仁政,当今怎么行仁政的问题。作者引经据典,珠比鳞列,纲举目张,侃侃而谈。此策论不仅是一篇儒家的治世纲领,也可看作余阙作为一个儒臣的政治宣言。余阙现存世文章中无一不体现他儒家情怀。《梯云庄记》是为晋地黄杨许氏所居之地命名而写的一篇记叙散文,晋地“其为俗特不尚儒”,而“儒之所以为可贵,以先王之道之所在也”,而“独杨黄许氏以儒称于乡。三时力田,一时为学,褒衣博带,出入里巷之间。其族数十家化之,皆敦于礼。……如是者已三世矣”。余阙为“风厉其乡人,使知儒之为可贵也”,乃为文作记。《聚魁堂诗序》写临江贡士曾鲁与其友庐陵解蒙、高飞凤、刘倩玉寓止同舍,往还同舟,科举考试俱选列,余阙“爱鲁之交友得人”,为序鼓励四人不要仅以中选而喜,应“升以行道、以致君、以泽民”。余阙精于《易》,为文多引《易》为论,如《送许具瞻序》以《周易》之《谦》“阴”“阳”以论君子与小人及“虚”与“实”;《待制集序》以《易·革》之卦以论文运之兴替变化;《含章亭记》以《易》“乾”“坤”卦象释“含章”之意蕴。非深于儒典,难写出如此之文。 

  西域文家以儒为归,但不斥释、道二教之说,其文章表现了三教融合、兼收并蓄的开放思想。元代与前、后朝代最大的不同点是并非以儒家文化为独尊,而是施行兼容并包的文化政策,并奉行宗教自由。这种多元文化和谐并存的时代特征,在西域文家的散文中留下了鲜明的印记。西域文家与当世的道教名流、大德高僧来往密切,文字往还颇多,特别是一些庙寺宫观、高士名僧的碑志墓铭、像赞哀诔屡见西域文人笔端。马祖常与南方道士玄教大宗师吴全节交厚,文章有《吴宗师画像赞》;他曾奉诏撰《敕赐弘济大行禅师创造福州南台石桥碑铭》,为高僧弘济禅师一生修行德业歌功颂述。余阙《高士方壶子归信州序》写信州道士方壶子忘却名利,深潜绘画艺术,并深为其高洁品格所折服。佛氏有《法疏》一书,僧西庵遂公“取而修订之,补其所未备,白其所未明,去其所未安”。余阙认为,可“濡须有道之士”,为作《藏乘法疏后序》。《题永明智觉寿禅师唯心诀后》一文,是余阙为永明寿禅师《唯心诀》一书写的题后记。余阙认为:“心者万化之原也,迷则愚,悟则圣,存则治,亡则乱,《易》所谓差之毫厘,谬以千里者,正指是言也。”作者儒、佛互证,以见二教互融之精神。《化城寺碑》是记述禅师洪聪创建化城寺始末。余阙认为,浮图“其道以出世为说,而须世以生,故言道者病焉。”但洪聪“学出世之道而不须于世,故君子取之。”另,著名西域文学家萨都刺《全元文》中仅存其文章九篇,而八篇涉于佛教。辛文房《唐才子传》,专为方外诗人、仙道诗人专题立传,并各写有传论以总之。这类文章鲜明地体现了西域文家文章的时代精神。 

  ()质朴平实,不尚虚华,又感情真挚动人。感情真挚朴实,不尚虚华,不仅是西域文人的普遍人格,亦是他们的文格。余阙《送归彦温赴河西廉使序》道及河西民族的性格俗尚时这样说:“其性大抵质直而尚义,平居相与,虽异姓如亲姻,凡有所得,虽箪食豆羹不以自私,必召其朋友。朋友之间有无相共,有余即以与人,无即以取诸人,亦不少以属意。”西域人习性如此,西域文家为文亦然,他们的文章叙事议论多直陈无隐,不虚不华,挚朴可爱。马祖常在自己散文创作实践中,曾刻意追求这种质雅朴实精神。他在《杨玄翁文稿序》中记载他中进士时元明善对他文章的评价和指导,及他对“质实”这一审美命题的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