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大发龙虎大战

文学所科研成果 2018年第7期

著  作 

赵稀方:《小说香港:文化身份与城市经验》(20万字),香港三联2018年7月版。

高建平:Aesthetics and Art: Traditional and Contemporary China in a Comparative Perspective (英文专著)(《美学与艺术:比较视野下的传统与当代中国》)由荷兰Springer出版社出版。全书共232页。

白烨:《中国文情报告》(2017—2018)(20万字),由社科文献出版社出版。

论  文 

杨子彦:《做有根有气的真学问》(0.2万字),《人民日报》7月27日版。

丁国旗:《“人民性”是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艺的标识性概念》(0.34万字),《文艺报》2018年7月27日2版。

陈才智:《韩愈、白居易〈与陈给事书〉考辩》(0.9万字),《文学遗产》2018年第4期。

陈君:《知识与权力:关于<汉书>文本形成的几个问题》(1.75万字),《文学评论》2018年第3期;《中国现代学术之梵文因缘(下)》(0.75万字),《文史知识》2018年第5期。

夏薇:《色彩的瞬间 印象的具象——林晓明先生画作品读》(0.15万字),《中国艺术报》2018年7月4日。

赵稀方:《香港文学研究的基本框架还需要考虑》(0.5万字),《文艺报》2018年7月6日;《世纪刘以鬯》(0.6万字),《名作欣赏》2018年第6期;《抗战以来,香港本土作家去哪里了》(0.3万字),《大公报》2018年7月4日。

李建军:《任何人都会在它的翅膀下感到温暖——论肖洛霍夫与<静静的顿河>》(1.6万字),《当代文坛》2018年第4期。

徐刚:《用幻想冲破现实的疆界》(0.3万字),《文艺报》2018年7月12日;《葛亮的“神鬼奇谈”》(评论,0.35万字),《青年报》2018年7月22日。

程旸:《写在陕北——路遥小说创作地点和题目变更问题》(1.3万字),《文艺研究》2018年第7期。

陶庆梅:《一句顶一万句:以空间的行走应对精神与时间的虚无》(0.6万字),《文化广场》2018年7月号;《粤剧霸王别姬:经典如何借创新重生》(0.5万字),《文汇报》2018年7月19号。

周瓒:《诗歌:喧嚣与浮躁的话题之年》(1万字),载白烨主编“文学蓝皮书”《中国文情报告(2017-2018)》,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8年5月。

户晓辉:《简单的形式与前文学的形态学》(1.4万字),《民族文学研究》2018年第4期。

祝鹏程:《史实、传闻与历史书写中国戏曲、曲艺史中的俳优进谏传闻》(1.2万字),《民族艺术》2018年第3期。

刘宁:《雅俗张力中的“俗文学”》(0.6万字),《民间文化论坛》2018年第4期。

张伯江:《构式语法应用于汉语研究的若干思考》(1.3万字),《语言教学与研究》2018年第4期。

吴子林:《人文研究的三种境界》(0.22万字),《羊城晚报》2018年7月8日。《反思 重建 创新——2017年玩游戏前沿问题研究述要》(第一作者1.8万字),《南方文坛》2018年第4期。

刘艳:(《欲将心事付瑶筝,知音少,弦断有谁听——严歌苓与我之文学知音缘起》(0.7万字),《长江丛刊》2018年第7期;《最是沧桑蕴真情 ——读迟子建中篇小说〈候鸟的勇敢〉》(0.2万字),《人民日报》2018年7月20日第24版;《不止三生三世的今古传奇——读王妹英〈得城记〉》(0.25万字),《文艺报》2018年7月2日;《“精准扶贫”的时代史诗》(0.31万字),《文艺报》2018年7月6日,第6版;《做有温度和体贴的文学批评一一析毕飞宇的〈小说课〉》(1.9万字),《中国文学批评》2018年第3期;《素材如何进入小说,历史又怎样成为文学——贾平凹〈山本〉的文学“史”观》(0.7万字),《探索与争鸣》2018年第7期;《〈严歌苓论〉:严歌苓的成功绝非偶然,背后秘密何在一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