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大发龙虎大战

汝信:我和社科院的故事

苏培
内容提要 他是毕业于上海圣约翰大学的高材生,也是参加过抗美援朝的战士;他曾在世界诸多名胜古迹前驻足停留,抒发对生命、永恒和美的哲思;他是我国运用马克思主义观点研究西方美学的重要开拓者之一,也是与中国社会科学院共同成长的见证者;他如今虽已87岁高龄,却依然风度翩翩,他淡然地向记者娓娓道来自己走过的不平凡之路,那是一种历经岁月洗涤之后的释然与超脱;他谦虚和蔼,相信没有永恒,只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他——就是著名美学家、中国社会科学院原副院长汝信。
 

            

 

       他是毕业于上海圣约翰大学的高材生,也是参加过抗美援朝的战士;他曾在世界诸多名胜古迹前驻足停留,抒发对生命、永恒和美的哲思;他是我国运用马克思主义观点研究西方美学的重要开拓者之一,也是与中国社会科学院共同成长的见证者;他如今虽已87岁高龄,却依然风度翩翩,他淡然地向记者娓娓道来自己走过的不平凡之路,那是一种历经岁月洗涤之后的释然与超脱;他谦虚和蔼,相信没有永恒,只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他——就是著名美学家、中国社会科学院原副院长汝信。

  梅花香自苦寒来

  《中国社会科学报》:汝老师您好,您的求学、工作和研究,都与中国社会科学院(以下简称“社科院”)有着密切的关系。在您的记忆中,社科院这40年是怎样一步步走过来的?

  汝信:社科院从成立到今天,我可以说是历史见证人。在参加完抗美援朝之后,我就转业分配到了中国科学院干部培养部工作。1956年,我考入哲学研究所,师从贺麟先生。没想到在这里一待就待到了退休,待了一辈子(笑)!

  那时社科院还没有从中国科学院分出去。我就职的中国科学院分为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两个分支,最初社会科学方面只有两个研究所,人很少,后来渐渐地建立了十几个社会科学所,进而成立了哲学社会科学部。作为中国科学院的一个学部,我们称其为老学部。现在说是建院40周年,如果连老学部一起算的话,应该是60年了。

  社科院的正式成立,要得益于胡乔木同志。他到了老学部之后就向中央建议,将两个科学院分开,分别成立中国科学院和中国社会科学院。于是, 1977年中央正式批准建立中国社会科学院。现在整个社科院的指导思想、顶层设计、机构框架、基本体制等等,可以说都是乔木同志当年设计的。到如今,社科院从最初的十四个单位一千多人,发展到几十个单位四五千人的规模,这个过程真的很不容易。应该说,现在是社科院的黄金时期。

  《中国社会科学报》:回顾以往的岁月,您一定有许多难忘的记忆,有哪些事情是让您至今仍然记忆犹新的?

  汝信: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那时物质条件极其匮乏。就拿当时最尖锐的住房问题来讲,我们熟知的钱锺书和杨绛夫妻俩,他们当时也是和大家一起挤在社科院八号楼的房子里,甚至困难到乔木同志主动要求腾房子的地步!记得有一次开会,同志们向组织反映从干校回来之后没有房子住,包括很多老同志、老专家,这在当时是个很普遍的问题。乔木同志听到大家的反映之后,主动要求把自己家的房子分些出来,以解决燃眉之急。但是同志们都反对,乔木同志的房子毕竟也很有限,只能解决一两家的问题,不能解决根本问题。

  另外,研究生院也是乔木同志坚持要培养社会科学人才,在十分艰苦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