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大发龙虎大战

红枣连心

刘文艳

  

  一

  姥姥家的菜园子里有五棵碗口粗的枣树,贴着园子墙里面,整齐地站成一排,枝繁叶茂、潇潇洒洒。我认识枣树和红枣,便是自童年去姥姥家开始的。

  春天的时候,我去姥姥家,看着枣树“五姐妹”悄悄地发芽,静静地伸展出绿叶,然后默默地开花。枣树开花与其他果树不同,一点也不张扬。没有梨树开花那么娇美如雪,“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也不似桃花杏花那么俏丽,妩媚惹眼。

  枣花开时不妖不艳,花与叶几乎同色,且花朵很小,不仔细看,甚至不会用花来称呼它。只有再仔细观察,才能发现枣花也开得十分认真,每朵枣花都由五个小花瓣组成,像是一个个五角星。

  然而,枣树结果却不因花小香淡而含糊。几天过后,满树的枣花就变成了翠绿的小枣。小枣最初也就米粒大小,再过几天,就渐似绿色的珍珠翡翠,挂满枝头、随风摇曳,很是迷人。

  宋初王溥在《咏牡丹》的诗中,曾将枣花与牡丹相对比:“枣花至小能成实,桑叶虽柔解吐丝。堪笑牡丹如斗大,不成一事又空枝”,极言枣树由花至实之可爱。

  当然,枣树最迷人还是在秋天。初秋时节,满树的翡翠珍珠渐渐变成了绿色的宝石,沉甸甸地在风中展示着她们的珍贵与美丽。到了深秋时节,这枣树就一天一个风景,绿色的“宝石”慢慢地由青变黄,继而点染上了红韵。古诗曾有“河上秋林八月天,红珠颗颗压枝园”的描写。在秋风的吹奏下,那些红黄相间的“宝石”,魔术般地变成了通红通红的大红枣。最难忘记的还是大红枣的美味。深秋的大红枣爽脆酸甜,吃起来满口清香。大红枣儿是我儿时最鲜美的水果记忆!

  二

  记得上小学时,学校组织观看电影《白毛女》。剧中有一段群舞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那些身材高挑、面容姣好、身穿绸质服装的姑娘们,个个热情洋溢、英姿飒爽、满怀深情。“大红枣儿甜又香,送给那亲人尝一尝,一颗枣儿一颗心,哎嗨哟嗬,心心向着共产党。”她们随着那真诚欢快的音乐旋律翩翩起舞,如此清纯优美,让我对她们充满了羡慕,充满了敬意。

  自此以后,我对大红枣儿的情感又增加了许多。那芭蕾舞剧中优美的旋律经常回响在耳边。那脍炙人口的民歌也时常成为心中默默的吟唱。此后再去姥姥家摘红枣儿,心里总是默念着《大红枣儿送亲人》的旋律,也经常向往着,什么时候能亲自把大红枣儿送给亲人解放军尝一尝。

  姥爷是解放前加入共产党的老党员,也许是我们祖孙之间心灵相通,他对我的红枣情结很赞赏。大约是在我10岁那年的春天,姥爷从他家里带来一棵枣树。那棵枣树还没有一人高,但是已经有了很长的根须。那一年,在姥爷家菜园子那五棵枣树旁边又长出了几棵小枣树。这天一大早,姥爷很精心地从他家园子里把这棵枣树挖了出来,枣树根上还带着一些泥土。他用一块旧布把枣树根包裹好,坐着大马车,赶了四十多里路,把枣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