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大发龙虎大战

把人生感悟说给世界听

杜书瀛

2019123日,被誉为当代散文八大家之一的台湾作家林清玄去世了。

刚刚六十五岁,正值人生之盛世。

痛惜之声不断从海峡两岸和港澳地区传出,尤其是大陆的众多读者。据台湾东森新闻云报道,林清玄因出版、演讲、援建希望小学等活动,和大陆的艺术界人士有着亲密接触,和很多作家都成了要好的朋友。他生前曾一年往返两岸十几次,去过大陆300多个城市,一年中有半年在大陆。他曾说,两岸交流,走在最前面的应该是文化,两岸文学要多多牵手。

林清玄有十八篇文章入选海峡两岸和新加坡的小学中学大学语文教科书,其中至少五六篇是在大陆的课本里,这在当代作家中绝无仅有。五年前,他还曾做客中央电视台的“开讲啦”栏目,向中国和世界的观众讲述他催人泪下的人生经历和充满哲理的生活感悟。对他的去世,千万读者表达了深深悼念之情和衷心崇敬之意。他堪当之。

也许他对死亡有某种预感?离世前一天即122日上午,他给朋友发文说:在穿过林间的时候,我觉得麻雀的死亡给我一些启示,我们虽然在尘网中生活,但永远不要失去想飞的心,不要忘记飞翔的姿势。这是他对生命和死亡的某种禅悟。你感觉到了吗?这其中充满责任感和生活自信,多么积极乐观!在这样的人面前,即使死亡,也挡不住他不断进取的勃勃雄心。

林清玄的许多作品,仅就大陆出版的《在云上》、《清音五弦》、《心的菩提》、《情的菩提》、《马尾》、《林寺》等散文集而言,字里行间洋溢着真情和睿智。他用文字撒播着人与人之间的挚爱与和善。他在2013727日中央电视台《开讲啦》节目讲演中曾说:

 

我的母亲一直相信我长大会变成一个作家,所以她很关心我的写作事业,我在小的时候,经常蹲在我们拜祖先的那个桌子前面写作,因为我们家只有一张桌子,我的妈妈不时就会倒水进来给我,然后问我:我看你整天都在写,你是在写辛酸的(故事),还是在写趣味的(故事)?

我就说辛酸的也写一点,趣味的也写一点。我的妈妈就说,辛酸的少写一点,趣味的多写一点。人家要来读你的文章,是希望在你的文章里面得到启发,得到安慰,得到智慧,而不是读了你的文章以后立刻跑到窗口跳下去,那这个文章就没有意义。

我就问她:那如果碰到辛酸的事情怎么办?我妈妈说:碰到辛酸的事情,棉被盖起来哭一哭就好了。这个影响了我后来的写作,我写的都是非常优美(的文章),所以读我的文章没有负担,而且不会让你变坏。

 

林清玄是善和美的使者。他用善和美的的文字,传播善和美的种子。在《送一轮明月给他》中,他写一位身无分文的穷禅师与小偷的故事。小偷光顾禅师之家,找不到任何财物。临走时,禅师把把自己的外衣脱掉披在小偷身上说:“夜凉了,你带着这件衣服走吧!”小偷不知所措,低着头溜走了。禅师看着小偷的背影走过明亮的月光,消失在山林之中,不禁感慨地说:“可怜的人呀!但愿我能送一轮明月给他。”在禅师眼中,小偷是被欲望蒙蔽的人,就如同被乌云遮住的明月,一个人不能自见光明是多么遗憾的事。宽宏普爱之心感动了小偷,第二天,禅师在阳光温暖的抚触下,从极深的禅定里睁开眼睛,看到他披在小偷身上的外衣,被整齐地叠好,放在门口。禅师非常高兴,喃喃地说:“我终于送了他一轮明月!”

林清玄善于发掘人生智慧。在《生命的化妆》中,他借化妆师的口揭示出隐藏在化妆里的人生真谛:化妆的最高境界可以用两个字形容,就是“自然”。化妆只是最末的一个枝节,它能改变的事实很少。深一层的化妆是改变体质,让一个人改变生活方式、睡眠充足、注意运动与营养,这样她的皮肤改善、精神充足,比化妆有效得多。再深一层的化妆是改变气质,多读书、多欣赏艺术、多思考、对生活乐观、对生命有信心、心地善良、关怀别人、自爱而有尊严,这样的人就是不化妆也丑不到哪里去,脸上的化妆只是化妆最后的一件小事。化妆师用三句简单的话来